赢咖2官网

<ruby id="uwpox"></ruby>

      <span id="uwpox"><sup id="uwpox"><nav id="uwpox"></nav></sup></span>

    1. <acronym id="uwpox"><sup id="uwpox"></sup></acronym>

      <optgroup id="uwpox"><em id="uwpox"><pre id="uwpox"></pre></em></optgroup>
    2. 集團新聞

      蘇交科|【喜訊】張宇峰博士當選第十三屆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

      2019-10-23
            近日,第十三屆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評選結果揭曉,在役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蘇交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交通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張宇峰博士榮獲該殊榮。10月21日,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會見了獲獎者,并征求大家對南京工作特別是科技創新工作的意見和建議。 
            ?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評選自1995年啟動,每兩年評選一次,旨在表彰為南京經濟社會發展作出重大貢獻的優秀科技工作者。在前12屆120名“科技之星”及64名提名獎獲得者中,不少已成為科技界相關領域領軍人物或權威專家,其中15人當選“兩院”院士。“科技之星”評選工作已成為江蘇省內有較大影響、國內有一定知名度的人才舉薦品牌。
            ?張敬華表示,南京的經濟社會發展離不開大家的重要貢獻,南京的創新名城建設離不開大家的支撐引領,南京的“強富美高”建設離不開大家的持續推動。南京市各級科協組織要發揮好橋梁紐帶作用,各級黨委政府要提供完善服務保障,共同在全市上下營造尊重科技人才、支持科技人才的濃厚氛圍。

      ▲ 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會見獲獎者

      ▲ 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與部分第十三屆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合影
            
      ▲ 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與部分第十三屆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合影
            張宇峰博士主要從事橋梁施工控制、檢測、健康監測與狀態評估等科研與技術工作,以橋梁結構檢測與監測為主攻技術方向,致力于提高橋梁安全與健康保障能力,開創了蘇交科集團施工控制和健康監測兩大技術方向。作為技術負責人先后牽頭組建了江蘇省公路橋梁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長大橋梁檢測與診斷技術交通行業重點實驗室、江蘇省長大橋梁健康檢測數據中心等多個科研平臺,并在2015年成功獲批科技部“在役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目前擔任實驗室主任;并于2017年榮獲交通運輸部“重點領域創新團隊”榮譽稱號。相繼主持了30余項重大科研項目,蘇通長江公路大橋、江陰長江公路大橋、馬鞍山長江公路大橋等11座長江大橋在內的70余座特大型橋梁的結構健康監測系統設計與實施;鄂爾多斯烏蘭木倫河4號大橋(主跨450m斜拉橋)、昆明金東大橋(主跨730m懸索橋)等50余座大橋的施工監控工作及上海楊浦大橋、貴州烏江大橋等百余座橋梁的檢測、評價、加固與維修工作。涉及專業范圍廣泛,研究成果帶來了較大的經濟效益。
       
      為客戶價值持續創新
      對話集
      蘇交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張宇峰
      Q:目前,我國橋梁發展正處于由建設向養護逐步轉移的重要時期,這對橋梁全生命周期的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為此,在役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有哪些創新性的成果?
            在役長大橋梁安全與健康國家重點實驗室主要瞄準的“在役”就是運營階段的橋梁,“長大”就是長橋和大跨橋梁,“安全與健康”實際上解決的就是要命的問題和短命的問題,所以實驗室實際要解決的是運營階段的長橋和大跨橋梁要命和短命的問題。
            前期,實驗室已經做了大量的創新工作,例如提出了多種的橋梁快速試驗評定技術,我們可以把現有的橋梁荷載試驗時間從8小時以上降低到0.5小時以內,費用降低到原來的1/2~1/3;我們做的拉索斷絲檢測可以實現單次檢測20米,相當于傳統方式大概50倍以上的,大大提升了測量效率,測量精度可達1.6%的斷絲率;在健康監測領域,我們形成了包括像分布式傳感、健康監測系統狀態自診斷、一些數據的分析算法等一系列創新性成果;目前江蘇省長大橋梁健康監測數據中心管理的這些大橋,構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橋梁監測群,這些都是我們過往的成績,也是我們值得自豪的地方。
      Q:目前,實驗室在橋梁監測領域有了一些項目實踐,未來科研的創新方向會在哪里?
            前些年我們國家的橋梁建設取得了非??斓陌l展速度,2011年就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第一橋梁大國。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到現在,中國建設的橋梁總數占世界的47%,伴隨著橋梁已有體量越來越多,原有的橋梁服役年限、年齡越來越長,這意味著我們必然像歐美發達國家一樣,逐步從橋梁大規模建設階段,向管養并重、甚至以管養為主的階段進行轉變。
            目前,美國只有10%的資金用在橋梁新建上,剩余90%用于橋梁的管理和養護,或許30年后,中國也是這樣的情況。因此從長遠來看,實驗室的研究重心必須向運營階段的橋梁養護傾斜,形成一些創新性的成果來提升在該領域的技術和競爭力,我們這幾年主要就是瞄準這樣的方向做一些開創性的研究。
            從技術發展方向來說,我們團隊目前主要研究健康監測以及橋梁的快速檢測與實驗兩個方向,今后我希望能盡可能融合這兩個方向,實現檢測、監測技術的一體化,利用“云大物智移”等新興技術向傳統檢測監測行業賦能,形成智慧化管養技術,這其中還有很多亟待解決的問題,也是我們接下來主攻的方向。
       Q:實驗室創新過程中遇到過什么困難嗎,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實驗室確實會碰到很多困難,甚至一些技術問題至今沒能很好地解決。例如我們的橋梁健康監測系統,目前已經擁有了很強的數據獲取能力,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數據分析能力,如何實現這些數據的自動化分析和應用,是一直以來困擾整個健康監測行業的難題。為此,我們提出了很多自動化分析的方法和手段,但這些方法距離達到整個行業的要求還有很多路要走?;剡^頭看一些研究項目,實際上也走了一些彎路,甚至有些距離最初想達成的效果相去甚遠,但這也是無法避免的。所有的創新都會遇到困難,因為創新很多時候是在走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路,我們只能根據以往的經驗和前期的分析、判斷盡可能少走彎路。但在這過程中,不可能預期到所有的問題,否則也不叫創新了。
      Q:蘇交科集團的創新氛圍對您工作有什么影響?
            蘇交科作為一家科研院所,非常重視創新,我做的這些技術工作也很需要創新,所以公司的氛圍給我創造了很好的科研環境。我一直對橋梁的技術發展和建設非常感興趣,但以前蘇交科在橋梁監測領域做的不多,我加入后重點開拓了橋梁的施工監測監控和健康監測兩個技術方向,這離不開公司開放的思維和勇于創新的精神所創造的條件。
      Q:您可以從“技術創新”角度說說對公司使命“為客戶價值持續創新”這句話的理解嗎?
            隨著時代的進步,客戶的需求也在不斷進步,我們只有不斷創新才能為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否則原地不動或者只能提供同質化的服務會逐漸脫離客戶需求。因此,我們需要持續創新為客戶創造價值、為社會提供服務,從而反哺自己,實現與客戶的共同成長。
       

      赢咖2